独身老人渴望晚年幸福婚托打感情牌趁虚而入,迷失的黄昏恋cxcx

作者:广东新闻网  | 时间:2019-07-09 03:05:25

四年前,当时66岁的余祥(化名)揣着6万多元现金,来武汉见一位“身心无归”的相亲对象。他原本期待着一场幸福昏恋,等待他的却是一场骗局。四年间,他花光了17万多元的积蓄,却始终未能等来他期盼的爱情。

独身老人渴望晚年幸福婚托打感情牌趁虚而入,迷失的黄昏恋cxcx

来自汉川的爹爹梁峰(化名),一边做保洁赚钱,一边花钱寻找老伴。他遇到过的相亲对象,有人一见面就送上甜蜜之吻,有人和他在汉口街头拍摄幸福写真,最终却无一例外全都失联。

害怕孤独,期待真爱,生理需求……一些老年人痴狂追寻属于自己的幸福,然而,当昏恋遭遇婚托的狙击,这些独身老人们,还能找到情感的依靠吗?

两次约会时长均不超过10分钟,余祥却花掉近1.5万元,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

“我一无所有,你能够接受吗?”

每次和相亲对象见面,余祥都会重复这个问题。

独身老人渴望晚年幸福婚托打感情牌趁虚而入,迷失的黄昏恋cxcx

在老年相亲市场,余祥的条件确实不占优。今年70岁的他来自咸宁农村,妻子22年前罹患癌症去世,大儿子早年因病去世,小儿子身体也不太好。妻子过世后,余祥曾在老家的私人煤矿打工,每个月工资两三千元。在煤矿,有人给他介绍了附近一名寡妇,两人在一起生活了十五年,最终还是因为经济条件和性格方面的原因分开了。

从煤矿辞工时,余祥攒了6万多元的积蓄。2015年9月,他看到一则武汉的征婚广告后,孤独的心一下被搅动了。“对方无孩,曾在国外经商,现回国发展,身心无归。”

“身心无归”这四个字击中了余祥,“她有经济条件,我有人。”

余祥和这名征婚女子取得联系,对方自称姓李,56岁,邀余祥来武汉,按规矩要给4880元见面礼。

独身老人渴望晚年幸福婚托打感情牌趁虚而入,迷失的黄昏恋cxcx

“找老伴嘛,这时候不花钱,什么时候花钱?”余祥揣着6万元现金,从老家坐大巴来到武汉。出了武昌宏基客运站,一辆黑色小轿车来接他,驾车男子自称是李某的哥哥。李某也在车上,她化了妆,很显年轻。

余祥给了见面礼后,去了李某的“家”。落座不到10分钟,那名男子对李某称:“你嫂子生病了,得马上去医院。”于是,李某提出送客,下次再约。临走时,余祥主动掏出4000元现金给李某,算是红包。

他出手如此阔绰,主要是碍于面子:“她条件那么好,我要是给少了,怕她看不起我。”

回家后,余祥对李某念念不忘,多次给她打电话,却老是无人接听。有一次终于拨通了,李某说自己病了,在医院输血,不方便继续交往。在余祥的坚持下,李某答应再次见面。

两人第二次见面在武汉一处马路边,李某收了6000元后借故离开,说身体好了再联系,让余祥毫无反驳的机会。

两次约会,时长均不超过10分钟,余祥却花掉近1.5万元。“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。”余祥对李某彻底死了心。

独身老人渴望晚年幸福婚托打感情牌趁虚而入,迷失的黄昏恋cxcx

多次被骗后,余祥仍一边打工一边找老伴,他盘算着总能遇到一个真心的吧

余祥的相亲之路并未因此止步。

2016年正月十六,余祥趁天还没亮就悄悄离开了家。临走前夜,他没跟儿女提起,只对孙女说了一句:“爷爷要远走高飞了。”

余祥来武汉,是想一边打工一边找老伴。“我一个人在家太孤单了,很无助。”

余祥在宏基客运站找到一份保洁工作,换了个新手机号。一开始,他在各婚介所登记找对象,有人主动给他打来电话,说要跟他见面。尽管余祥每次都强调自己一无所有,但这些相亲对象开始表现得似乎并不介意。

令余祥感到更意外的是,当初骗走他1.5万元的李某又出现了。这次她换了个手机号,自称姓张,约余祥见面。“我来武汉后换了号码,她不知道是我。”余祥说,当两人在宏基客运站附近见面后,余祥很快认出了李某,并揭穿了她。李某一边狡辩,一边仓皇逃走。

在武汉的三年多时间里,余祥打工地点辗转武昌、硚口和新洲,他一直没放弃过找老伴,相亲过多少次,他已经记不清了。打工挣的钱和积蓄一共17.6万元,也全都花光了。今年4月,余祥真的是一无所有了,他身心俱疲回到老家,不敢跟儿女提及自己的遭遇。

回家之后,余祥靠给人背楠竹挣钱,手上磨出了厚厚的老茧。他的手机依然响个不停,每天都有人约他见面。“问我要钱的,我已经无能为力。不问我要钱,不嫌弃我的,可以考虑。”余祥又来武汉见了相亲对象,并花掉了背竹子赚来的1000多元。

尽管一次次被骗,余祥却未彻底放弃希望:“总能遇到一个真心待我的吧。”

初次见面,女婚托就向梁峰 献吻,甚至说要给他生个孩子

今年70岁的梁峰是汉川人,年轻时参过军,在部队当炊事员,有一手好厨艺。1973年退伍后,梁峰经亲戚介绍,和附近村子的一位姑娘结婚,生了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。

梁峰和妻子的感情并不好,但他还是选择先将三个孩子拉扯大,再想办法离婚。1997年4月底,因离婚不成,梁峰一个人去了杭州,在酒店做厨师。直到2014年,他才办理了离婚手续。

儿女们的经济条件都还可以,但梁峰不想给他们增添负担,选择在汉街附近做保洁工作。“每天从早工作到晚,一周只休息一天,一个月能挣两三千。”梁峰说,虽然这份工作有点忙,但他觉得自己还不算老,同时也还有生理需求,找个老伴的愿望很强烈。

2016年10月,梁峰在汉阳一家婚介所交了880元,婚介所介绍了一名姓刘的女子跟他见面。两人吃完饭后逛商场,刘某看中了一件标牌价850元的上衣,便让梁峰从存折取出1000元现金。“你把钱给我,你看着这件衣服,不要让别人把它买走了。”刘某叮嘱梁峰,又称自己要去上个厕所。梁峰守着这件衣服等了许久,却不见刘某回来,打她电话发现已关机。“这绝对是骗子。”梁峰恨得牙痒痒。

万友篮是梁峰的第六个相亲对象。2017年3月,万友篮给梁峰打来电话,称自己今年46岁,丈夫去世多年,她在网上花300元买到梁峰的资料,愿与他见面。

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武展附近。一见到梁峰,万友篮就展开热情的攻势,冲上去抱住他,对着他的嘴狠狠地亲了一下。“她还带了个表妹,也亲了我。”梁峰迅速被这甜蜜的吻攻下,当万友篮邀他到家中做客,并索要1200元见面礼时,他没有任何犹豫。

到了万友篮的“家”,梁峰看花了眼,“真是金碧辉煌。”梁峰说,墙壁上挂的全是万友篮在伦敦、华盛顿和莫斯科的留影。她自称毕业于艺术学院,只花了三分钟就给梁峰画了一幅像,惟妙惟肖。她提笔写了一副字,落款“唐家墩美女”,字迹也是工整娟秀。

此后的两三个月间,梁峰和万友篮保持电话联系。“不是我打过去,就是她打过来,经常是凌晨两点多,一聊就是半个小时,全是甜言蜜语。”梁峰说,万友篮甚至还说以后要给他生个孩子。但梁峰每次约万友篮见面,她总推托说很忙。在一个周六,万友篮终于答应见面,在收了梁峰2400元后,她假称要请梁峰吃西餐,将他骗到餐厅入座后借故离开,从此再不接电话。

当时,梁峰还不知道,万友篮并不姓万,而是姓付。骗走余祥1.5万元的“李某”也是她,这些身份都不过是付某周旋于独身老人之间的马甲。

李某萍找梁峰要2200元,说这代表两个人都能活到110岁

几次被骗后,梁峰有了防备心,所以当一名姓黄的女子来电要求见面时,他是拒绝的。

“你放心,我一分钱都不要,我也是汉川的。”黄某操着一口汉川口音,拉近了梁峰的心理距离,让他卸下了防备。最初的几次见面,黄某果然没有要钱。直到第五次见面,黄某抱怨自己工资不高,女儿又怀孕了,提出要做生意贴补家用,让梁峰帮衬一下。梁峰从存折取出6500元,黄某收了钱后再没露面。

李某萍是梁峰见过的最后一个相亲对象。5月25日,她给梁峰打来电话,称自己66岁,丧偶,有个养女在美国。两人第二天在武展附近见面,梁峰对她印象不错:“长得挺丰满。还给我看了身份证、退休证。”

李某萍问梁峰要了200元,说是买个纪念品。她听说梁峰厨艺好,连忙表示自己手头有七八十万,结婚后可以买个店面给梁峰搞餐饮。

梁峰觉得幸福一天天迫近。第四次见面时,李某萍索要2200元,梁峰没有迟疑。“她说这是规矩,代表我们每人都能活到110岁。”

最后一次在中山公园约会时,李某萍要了梁峰1600元,说是去找摄影师拍照。李某萍先一步离开,让梁峰下午1点半赶到江汉路。

当梁峰乘公交到了江汉路,李某萍老远就朝他招手呼喊“老公来了”,接着凑过来朝他脸上亲了一口。一名30多岁的女子捧着相机,一会儿让梁峰背着李某萍,一会儿让两人亲嘴,拍了13组镜头。

“到时候把照片放大,装裱起来挂在家里。”两人分开时,李某萍绘声绘色地描述婚后的打算,再次提到给梁峰开店。

虚假的幸福就像泡沫,一戳就破。当晚回到家,梁峰就发现李某萍的电话打不通了。

多次上当,李福元警惕性提高了不少,他坚持等关系稳定后再谈钱

尽管在追求黄昏恋的路上耗尽3万多元钱财,但李福元(化名)也并不全是后悔。

76岁的李福元家住武汉郊区,有五个女儿一个儿子,老伴2010年突发疾病去世后,他一直独身。

关于找老伴,李福元的儿女都表示反对。2013年,他一个人悄悄地在汉口武胜路一家婚介所交了1680元,认识了一个女子,几次见面下来,李福元给了她2000元。2014年正月,对方邀请李福元上门,让他带2万元买“三金”首饰。李福元带着5000元赴约,对方又让他去银行取了1万元,拿到钱后却称公司有事,下次再约。此后,李福元再也约不到她。

曾有一名自称名叫李某莲的女子主动联系李福元。几次见面下来,李福元坠入情网,先是花了2700多元给她买了一条金项链和一个金吊坠,后来还花费5000元买了一条金手链。然而,李福元的黄昏恋终究没能迎来完美的结局。后来,李某莲说要去加拿大的女儿那里,从此如石沉大海,电话那头传来“空号”的提示音。

“李某莲并非只有索取,没有回报。她给我买过皮鞋、布鞋和汗衫。”李福元说,虽然每次他都回报以更昂贵的金首饰,但在他看来,李某莲比起其他一毛不拔的相亲对象,还算不错了。

多次上当,李福元虽然没放弃寻找老伴,但警惕性提高了不少。有人再以邀他上门为由,让他先给一两千元见面礼,李福元学会拒绝,坚持先上门,等关系稳定后再谈钱。

独身老人情感需求非常强烈,有时 被骗也心甘情愿,子女要多些关爱

有老人遭遇婚托散尽钱财,在感情的世界碰得头破血流。但也有人遇到良侣,只花了两个多月,就找到了另一半。

72岁的老太太李枫(化名)丧偶5年,一个人住在硚口。今年4月24日,妹妹带她来到中山公园的姻缘角登记,她起初还有些不好意思。工作人员审核资料之后,让李枫在资料卡上填写自己的信息。

李枫前后见了三个人,都不太满意,直到年长她4岁的老李出现。老李也是丧偶,曾参过军,现在一个人住在古田二路。老李之所以看上李枫,是因为她的资料卡上写着:爱整洁,喜欢唱歌。

见了两次面,老李还邀她到家里参观,李枫有些不好意思,拉着妹妹去了一次。“他家里很整洁,我蛮看中这一点。”李枫说,老李也曾提出要去她家看看,但她特别慎重,没有答应。“万一最后没成功,邻居们怎么看?”

6月30日,两人在利济北路公交站见面时,老李提出,让李枫去姻缘角把资料卡给撤了,因为他不希望其他人再联系她。“你不说,我也会去撤了。”李枫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李枫说,她每次和老李约会,都比较慎重,没一起吃过饭,甚至都没让对方买过一瓶水。“我是真正想找个伴,没有其它企图,不想让人误会。”李枫说。

61岁的刘梅(化名)也这么认为。她丧偶6年,今年才开始在姻缘角登记找老伴。此前,有一个爹爹约刘梅见面,两人在地铁站分开时,爹爹问她身上有没有钱,要去买点鸭脖子。当刘梅打开钱包,对方抽走了100多元现金,惹得刘梅不快:“钱虽然不多,但让人印象很不好。”刘梅回家后,把他的微信拉黑,再也没联系过。

“我觉得只要没什么企图,老人找对象应该不难。”刘梅说,老年人就是找个伴,只要品德好,身体健康,爱整洁就可以。如果抱有经济上的什么企图,双方都不会付出真心,好不下去。

中山公园姻缘角的创始人陶腊桂介绍,来姻缘角登记的单身男女中,独身老人约占三成,这一群体的人数还在逐年增加。陶腊桂很认同李枫与相亲对象相处的方式。“有的婆婆一见面就问男方有多少钱,有多少套房子,在一起以后每个月给多少钱,这样很难谈成功。”

武汉市心理医院临床心理科主任李闻天医生说,老人尤其是独身老人对于情感的需要是非常强烈的。他们不愿或无法获得子女充分、持续的情感支持,面对孑然一身的晚景,钱财对于他们已经不再重要,而自身的价值感又很难重新建立,能够让他们好好生活下去的希望,即是找到属于自己的情感依靠。而婚托正是利用了独身老人的这一心理,打着“相依为命”“携手终老”的感情牌乘虚而入,被蒙骗的独身老人纵使将一生的积蓄都悉数奉上,也心甘情愿。

李医生建议,独身老人适当发展新的兴趣和爱好,培养晚年的自我价值感;拓展人际圈子,通过兴趣爱好加入与自己年龄相近的积极向上的群体,也可以在可靠的群体里能够结识有同样情感需要的异性,共同携手度过剩余的人生;儿女应承担一定的责任,关爱独身老人,不只是经济上的支持,及时给予他们情感上的支持,要愿意倾听他们内心的声音。